农商行如何开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
来源: | 作者:pmoc98a41 | 发布时间: 2017-03-09 | 1645 次浏览 | 分享到:

  文 / 孙晓: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


  金松、王欢: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总经理助理。


  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7年第1期


  通过金融手段实现社会资源配置向绿色、循环、低碳领域倾斜,抑制“两高”行业和涉及“落后产能”企业的扩张,是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作为发展低碳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商业银行发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有助于优化信贷结构,农商行在这一领域也可大有作为。


  实践层面看农商行如何开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


  近年来,银监会将大力发展绿色信贷列为重点工作,鼓励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投放,积极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以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为抓手,持续优化信贷结构,创新金融产品与服务。


  我国目前绿色信贷产品主要有传统的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绿色融资租赁、碳金融产品和清洁发展机制应收账款保理融资等,近年又创新了节能减排收益权质押融资、排污权质押融资及合同能源管理融资等方式,丰富了节能环保金融产品种类。当前,一些农村商业银行把开展传统的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作为主要产品。虽然为数不少的农商行已意识到其对促进未来产业结构和信贷结构的重要性,但开展进程较为缓慢。那么,农商行应怎样做好绿色信贷业务?


  以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的实践经验为例,该行是国内最先开展绿色金融的中小银行之一,2015年8月,其与德国IPC公司合作开展绿色金融项目,通过信贷产品刺激各行业企业的环保投资。该行的绿色信贷业务主要支持安徽省内和马鞍山当地的企业和家庭进行节能、再生能、污染防治投资。节能投资应该至少与借款方目前使用设备的能耗相比,减少20%的能源消耗(二氧化碳排放减少20%)。该行设计了两款产品,分别是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截至2016年12月末,两项贷款投放余额达到8.7亿元。


  创新实践两类绿色信贷业务。马鞍山农商行依据银监会出台的有关绿色信贷统计分类标准,制定了绿色信贷的认定标准即绿色信贷授信指引,将绿色信贷划分为两大类,分别是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这样的分类方法被其一年多的实践经验证明是科学合理的。


  所谓的能效贷,是指为支持贷款主体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持续性、降低能源消耗而提供的信贷业务。马鞍山农商行将其细分为6类,包括工业节能节水环保项目、绿色交通运输项目、建筑节能及绿色建筑项目、节能服务项目、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项目、采用国际惯例或国外标准的境外项目。在具体的实践中,主要涉及前4类,且分类统计数据表明,工业节能节水环保项目占据主要部分,构成能源贷的主要需求,具体结构如图1所示。


  所谓的生态循环贷,是指为支持贷款主体改善环境、减缓资源枯竭而提供的信贷业务。马鞍山农商行也将其细分为8类,包括自然保护生态修复及灾害防控项目、资源循环利用项目、环保服务项目、绿色林业开发项目、绿色农业开发项目、垃圾处理及污染防治项目、农村及城市水项目、采用国际惯例或国外标准的境外项目。在具体的实践中,主要涉及前6类。且分类统计数据表明,自然保护生态修复及灾害防控、资源循环利用、环保服务这三类项目占据生态能源贷的主要部分,构成生态能源贷的主体需求,具体结构如图2所示。


  绿色信贷的开展“不贪多”“不嫌少”。通过上述的分类及统计,马鞍山农商行获取了一张较为科学合理的客户需求统计表,对每一类的资金分配比例有了初步的估算,并能从中意识到现有客户需求结构的不足或缺陷,进一步优化资金使用结构。


  另外,绿色信贷开展时应“不贪多”“不嫌少”。在具体的业务实践中,生态循环贷项目的资金规模一般要远远高于能效贷的资金规模,所取得的社会经济效益和环境收益也较为集中和明显,比如,以安徽世界村新材料有限公司资源循环利用项目为例,该公司主营业务是废旧轮胎回收再利用项目,其在马鞍山农商行获得1.2亿元的绿色信贷,引进俄罗斯的橡胶再生资源技术,使用废旧轮胎作为原材料,改变传统处理方式,解决废弃橡胶黑色污染。这一项目可每年节约用电量910万千瓦时,二氧化碳减排量7136吨,回收废旧轮胎10万吨,再生产5万吨翻新轮胎、19000 吨橡胶粉。显然,其环保效益非常明显。


  但这并不意味着银行开展生态循环贷项目的偏好要优于能效贷项目。比如,一家网吧的光伏发电系统改造项目,其所需信贷资金不到10万元,项目实施后每年仅可节约4吨标准煤,马鞍山农商行也积极支持了该项目,并针对类似小客户开发专用信贷产品,这一细分市场最终取得了较为明显的长尾效应。


  开展市场前期调研,有效区分环保项目。在开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前要进行前期市场调查。因为这两类绿色信贷不能仅仅以行业来区分是否属于环保项目,更多地应关注其是否有污染排放。如果有污染企业更新了环保设备,淘汰落后产能,提高了处理污染排放能力,也属于能效贷客户。所以,有必要进行市场前期调研,重点关注企业在能效信贷方面的需求。


  在一笔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调查结束后,银行会出具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总结表,直观地显示客户能够实现怎样的贷款目的,会为该企业节省多少数额的能耗,提高多少数额的产量,从而产生具体直观的社会减排量数字,并显示该客户为此承担的投资回收期。


  比如,马鞍山市一家快捷酒店由于与马钢公司合作,客源一直较好。但每月电费在4万元人民币以上,占到其运营成本的50%,在对其进行能源审计的过程中,马鞍山农商行技术专家发现了一个高能耗消费设备——空调。该宾馆使用的70台空调大多为2006年、2007年生产,多为中国能效标识5级能效,耗电量很高,能效很低。经技术专家粗略计算,如果空调全部换成1级能效,每年可减少能耗17045千瓦时,5年半就可收回成本。利用马鞍山农商行提供的能效贷,该宾馆更新了全部空调设备。


  为企业开展能源审计,有助于鼓励企业进行环保投资。除了为申请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的客户提供能效信贷评审外,马鞍山农商行也探索为有能效信贷投资潜力的客户提供免费的能源审计服务。能源审计的意义在于,有的企业试图减少机器能耗,提高企业产能,需要银行前期为其开展能源审计来客观地展示良好的结果和前景;有的企业属于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则需要银行为其开展能源审计来鼓励其进行环保投资。同时也支持本身就是环保企业的流动资金运营,如污水处理企业、垃圾处理企业、有机农业生产销售企业、再生品制造企业等。


  比如,马鞍山玉龙特种钢材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钢制品的企业,该公司炼钢炉的电费消耗每年超过10万元,大约占年营业额的5%,融化一吨钢铁所要消耗的电费目前超过450元。据了解,公司使用的电炉为1990年生产,2002年进行电路升级约900千瓦时/吨,融化500千克钢需要100至120分钟,而常规新电炉约670千瓦时/吨,融化500千克钢需要80分钟。马鞍山农商行通过能源审计测算,该企业如果使用节能新电炉约550千瓦时/吨,融化500千克钢需要65分钟,不仅节能而且省时,公司如果使用节能新电炉每年将减少能耗比例42%,节约资金4万多元。通过能源审计,公司看到了节能的好处,最终申请了能效贷,更新了设备。


  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发展的机遇挑战并存


  对农村商业银行来说,开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具有多方面的意义,表现为以下几方面:


  调整和优化信贷结构的重要措施。商业银行的盈利和资产质量的好坏取决于银行的信贷客户。高污染、高能耗行业短期可以盈利,但长远来看必然会被国家淘汰,势必增加银行的信贷风险。借助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理念,通过建立环境准入门槛,有助于提高银行的经济效益和资产质量。


  提高农村金融机构品牌影响力的有力举措。农村金融机构尤其是农村商业银行都是从农村信用社改制而来,由于都是独立法人,个体规模相对偏小,发展层次不一,难以形成强大的个体品牌,而率先开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能很好提高银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提升社会环保理念的重要抓手。农村金融机构扎根城乡,点多面广,通过开展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能较好提升企业的环保理念,让节能减排深入人心。


  近年来,我国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快速发展。但是,一些基础性、制度性的问题仍然制约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深入发展,体现为:


  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发展的外部环境还有待改善。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我国在相关制度建设、法治建设、市场建设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的深入发展形成一定的制约。在目前的环境下,节能减排的外部性较强。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专业性较高的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业务,必然伴随着成本的提高。目前缺乏财政、税收等方面的激励机制,有些银行业金融机构动力不足。


  银行内部机制还有待完善。许多银行在鼓励、引导资金投向节能环保领域时还缺乏有力的激励约束制度,人力、财务资源配置不充分,流程、产品创新不足,组织架构不完整,专业化队伍不健全,农村商业银行表现得尤其明显。在融资服务过程中,银行缺乏识别、防范、管理环境与社会风险的机制安排和人才队伍。目前大部分农商行的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管理推动职责是由其他职能部门兼职开展,专业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在提升机构形象方面,缺乏提升自身环境与社会表现的统筹安排。


  企业和社会公众认知度不高。目前,企业和公众对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接受程度不高,对绿色金融理念没有太深的理解。大部分信贷客户也想要做技改投资或参与环保投资,但考虑到投入较大,回报期较长,最终很多企业还是顾及眼下的经济利益,参与意愿低。


  未来应解决融资担保难等问题


  按照人民银行、银监会等七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农村商业银行应抓住机遇,大力推进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应重点开展以下工作:


  加强与相关部门信息共享。探索产融信息对接机制,推动相关部门将企业环境违法违规等信息纳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为金融机构贷款和投资决策提供依据。


  进一步完善政策体系。完善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统计制度,加强实施情况监测评价。引导银行加大对绿色、循环、低碳经济的支持。


  降低企业投资成本。通过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能够刺激一些客户的需求,如想通过技改提高产能、购置设备减少污水排放等,希望政府部门能对这样的企业给予一定资金支持,减少客户自有投资的款项,如给予一定的利息补贴政策。


  解决融资担保难问题。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的授信担保问题一直困扰着金融机构和企业双方,也是此类贷款遇到的最大难题。如果能够把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纳入到银政担业务中,政府层面参与一定的担保,并且给予相对优惠的担保费率,一来更能让企业感受到政府对于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的支持,二来解决了能效贷和生态循环贷融资难的实质问题。本文原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7年第1期。